咖啡廣告
當前位置: 首頁 > 學院 > 品牌故事 > 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

責任編輯:小咖C02 來源:咖啡及健康 發布時間:2019-07-08 14:54:40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

  在云南省大理市賓川縣,有一個隱秘的小山村,整個村子被一片綠樹掩映,走近村子,你會發現這些綠樹幾乎全是咖啡樹。穿過層層包圍的咖啡林,才能走進村子,村里每家每戶的房前屋后,種的都是咖啡樹。

  這個村子叫茱苦拉,咖啡樹第一次在中國土地上出現,就是在這里。

  01、歷史淵源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2

  1904年, 法國天主教傳教士田德能,接到教會大理教區的安排,他要帶著另一個法國教士魯鴻儒、一個中國仆從鄧培根,到大理管轄范圍內的賓川地區,去宣揚主的意志。田德能和魯鴻儒,都是他們取的中國名字。

  他們隨身攜帶的物品中,除了《圣經》、隨身衣物、一些生產工具和藥品外,還有經過越南時選購的咖啡豆和咖啡苗——因為田德能酷愛喝咖啡。盡管自19世紀早期起,法國人已經在越南和老撾種上了咖啡,但在中國大理的傳教士因為交通不便,還是時常喝不上新鮮咖啡。

  帶著將上帝福音進入最遙遠地方的信念,或許還有尋找合適咖啡種植地的念頭,三人蜿蜒爬行于賓川的崇山峻嶺間。

  雙腿裹著泥土的田德能三人, 走了一百多公里,行至魚泡江邊的一個小山坳,看到一個依山而建的小山村。整個村子被綠樹掩映,村前是層層深淺不一的綠色梯田,遠望過去還可看見掛在天邊的云霞。

  神父決定在這個世外桃源留下來傳教。他在村外按著這里房屋的樣子,建了一座青瓦白墻的教堂。教堂外種下了帶來的咖啡苗,他并不知道,這些咖啡幼苗的祖先,竟然可以追溯到1715年荷蘭咖啡商送給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那株咖啡苗。

  帶著“貴族”血統的咖啡幼苗來到云南后,仿若找到故鄉的感覺,馬上適應了紅土高原的海拔、土壤、氣溫、降水量,慢慢孕育成一片咖啡林。而田神父的傳教事業也漸入佳境。

  當時,魚泡江地區東升“順江王”張邑清飛揚跋扈,強占土地和人口,民憤極大。彝族杞干文等人請田德能幫助訴訟,作為報酬,官司打贏后田德能獲得了很多田產,天主教徒也很快發展到數百人。

  在傳教之余,田德能也在精心培育著這些咖啡樹。除了自己飲用咖啡,還供給大理的天主教堂。然而好景不長,4年后,賓川發生了教案,田神父被迫離開了茱苦拉。

  02、云南往事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3

  到了民國時期,天主教會仍然派出了許神父、顧神父和段神父來到賓川,這些傳教士教會了村民念《圣經》,辦了一所教會小學,還帶來籃球。傳教士雖然不同,但都愛喝咖啡,他們不斷繼續育苗,擴大著咖啡樹的領地。

  但茱苦拉的咖啡僅僅只是供給教士飲用,還有當地的村民,他們隨著神父喜歡上了咖啡, 直到今天,這個偏僻的中國西南農村,家里給客人喝的,仍然是咖啡,他們會在自己煮飯的大鐵鍋里焙炒,然后在磨面的石磨上磨細咖啡粉,最后就像煮土耳其咖啡一樣,用紗布包起來在茶壺里煮。

  茱古拉的彝語名叫做“若客來”,也許它的發音跟法語(CHocolat,巧克力)非常相近,田德能才會給它取了一個法蘭西味的村名。中國第一株咖啡,就是兩個文化不經意碰面下種下的,在動蕩的20世紀,這僅僅是中國被拉扯進世界體系的一個小細節。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4

  與世隔絕的小村子就這樣與咖啡結緣。而外面的世界,云南城市里的咖啡回憶,卻以另一種方式書寫。

  就在田德能種下咖啡后第二年,他的法國同鄉們,在蒙自開設了云南的第一個咖啡吧。1887年,中法戰爭結束后,清政府與法國簽訂合約,被迫將云南蒙自開放為通商口岸。這是云南最早的通商口岸,很快吸引了外國商人,法國、英國、美國、日本、意大利、德國和希臘的洋行相繼在這里落地,甚至包括當時出名的美國美孚公司、英美煙草公司和巴黎百貨公司。

  許多舶來品也因此隨著而來,比如“洋老咪”(蒙自稱呼外國人的方言)們最愛喝的咖啡。位于滇越鐵路車站的“滇越鐵路酒吧間”就是這個時候的產物。

  雖名為酒吧,實際上它還出售咖啡,這種做法正來源于法國,法國咖啡館的特點正是咖啡館和小酒館的混合產物。直到今天,昆明、麗江、大理等地許多老外開的咖啡館依然是白天賣咖啡,晚上就成為背包客們聚會喝啤酒的地方。

  這還只是日后蒙自咖啡流行的開端。1938年, 中日戰爭爆發,北大、清華和南開組成了赫赫有名的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南遷至昆明,由于校舍緊張,就把文學院與法學院遷于蒙自。當時聞一多 、陳寅恪、陳岱孫、錢穆、吳宓、鄭天挺等著名學者,都住在蒙自南湖邊的哥臚士酒店,這是一棟黃墻白瓦,有著大大百葉窗的法式建筑。

  由流落到此的越南僑民開設的“南美咖啡館”是聯大學生最喜歡光顧的咖啡館之一,據說當年有個越南少女在此彈奏獨弦琴,曾引來了不少崇拜者,還有人為她作詞一首:“故國悲咽語,南疆懶化妝,凝眉淚轉九回腸,愁對天涯,無語話滄桑。”憂慮的獨弦琴,飄香的咖啡味,才子的題詞,是大后方云南苦悶寧靜的寫照。

  當時的昆明,還有一家傳奇的越南咖啡館,位于老昆明金碧路金馬碧雞坊一帶的“新越西餐館”(后改名為“南來盛”)。老板是位漂亮的單身越南女子,叫做阮民宣,據說是越南的太原望族。新鮮研磨咖啡正是這里的招牌,咖啡豆來自于越南,也許還有一些云南本地的阿拉比卡咖啡,由于味道正宗,愛國華僑陳嘉庚曾是這里的常客,沈從文在這里宴請過胡適,周恩來也在這里喝過咖啡,認為味道與他青年時期留學法國時相差無幾。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5

  在自己的咖啡館,阮民宣還結識了同胞——胡志明,未來的越共總書記。1940年,胡志明進入昆明,與范文同、武元甲共同成立了越共“海外部”。當時,胡志明的公開身份,就是“新越”的面包師。

  混亂的年月里,一個弱女子敢于導演出這種電影才有的情節,堪稱傳奇。而她泡制的咖啡和她的故事,也讓老昆明人唏噓不已,直到1980年代,這里依然顧客爆滿。早晨,昆明人一大早就穿著拖鞋,打著哈欠到這里喝咖啡,他們不是民國時養成習慣的老人,就是歸國的華僑。

  2009年,隨著城市改造,這家傳奇老店徹底消失在昆明人的視線里。

  03、走向世界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6

  1949年,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茱苦拉的村民還依然在種著咖啡,喝著咖啡。那時,一斤咖啡可以換兩斤鹽,于是村長李福生發動村民大面積種植咖啡,最多時咖啡樹多達60多畝。

  但除了拿去換鹽,以及供給賓川太和農場外,茱苦拉就不再為外人所知,甚至今天當云南開始大面積種植咖啡時,人們依然遺忘了茱苦拉。

  1950年代, 愛國華僑梁金山回到家鄉,希望大力推廣咖啡種植,他還從南亞引進了新的咖啡苗。梁最早是到緬甸做生意,23歲時,他與英國殖民政府當局合資辦銀廠,并受到英國女王褒獎,特召其到倫敦,贈給他左輪手槍一把、獵槍兩支、銀刀一把。

  在抗日戰爭時期,這個傳奇商人還多次出資,捐助國軍戰斗。正是在他的財力支持下,云南技術人員培育出了高產的潞江壩小粒咖啡,他還將自己出產的咖啡樣品寄送給他的老朋友何香凝,后者收到后回信:“咖啡味道極好,蒙你的盛情款待,十分感謝。”

  當時,潞江壩曾產出咖啡豆21萬公斤。在1950年代中期,云南咖啡種植面積一度達4000公頃。遺憾的是,1960年代以后,中蘇關系破裂,4000畝咖啡園被人為擱荒或改種了其他農作物。

  直到“文革”結束,整個云南只有滇緬公路路邊,或者農家的庭院,還能看到咖啡樹影子。偏僻的茱古拉村因為地理原因,田神父種下的咖啡樹,有24棵得以保存。

  這些咖啡樹苗一直在靜靜沉睡,等待著喚醒它們的人。這個任務后來落到包德身上,他是雀巢派來普洱培訓咖農的第一任農藝師。1988年, 雀巢公司為了降低南美洲咖啡種植基地對咖啡價格的影響,將目光從世界種植咖啡的第一大國巴西,轉移到與咖啡之鄉古巴同一緯度的普洱。

  但普洱農民不像大理賓川,或者德宏的農民,祖輩上有人同咖啡打過交道 。為了讓農民種咖啡,包德往往要從什么是咖啡說起。

  而他在寧洱縣梅子枧河和德化小黑江紅星壩種下第一棵咖啡樹,共70畝咖啡試驗田也由于缺乏管理經驗、施肥不當,隨后出現了大量死亡的現象。直到1990年,寧洱縣的咖啡才達到雀巢總部規定的標準。

  有人說,雀巢的專家是從茱古拉村的老樹苗里,提取了其波邦和鐵皮卡的優秀基因,才得以成功。

  但是,自古飲茶的普洱農民仍然不喜愛種這種他們不喝的東西,因為覺得沒有經濟價值。于是,雀巢與當地政府簽訂了一個長達14年的協議,并在這份協議中承諾:雀巢按照美國現貨市場的價格收購咖啡,作為農民利益的保障,上不封頂,而下設最低收購價格。

  跨國集團的刺激,終于復蘇了云南咖啡種植,至1997年末,云南咖啡種植面積已達7800公頃,產量占全國的83%。同一年,北京的雕刻時光咖啡館正式開業,中國城市中產階層逐漸興起,咖啡成為城市白領新的生活方式。更多跨國集團包括麥斯威爾、星巴克,也來到了云南。這個時期的中國經濟飛速發展,漸漸融入全球經濟體系,小小云南咖啡豆就是見證者 。

  如今100年過去了,田德能恐怕也想不到,自己的傳教事業因歷史而中斷了,但他帶來的咖啡卻隨著時光留存下來。

  04、世外桃源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7

  田神父不僅教村民們種咖啡樹,同時也教會了朱苦拉村的人們制作咖啡的工藝。

  方法很簡單:每年冬天,將成熟的咖啡果子采摘回來,用木板或磚頭磨去第一層外皮;將果子放在烈日下暴曬半個月左右;曬干了,用手剝或用打谷機褪皮;將豆子放進鍋里炒熟,至香味出;最后才將炒好的豆子放進石磨里,磨成的粉,就是可以喝的咖啡了。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8

  村民煮咖啡的方式也很讓人開眼,將研磨好的咖啡粉像煮土耳其咖啡一樣,用紗布包起來在鋁制水壺里煮沸,然后稍微燜一下,便可以倒出來喝了,咖啡的湯色濃稠得就像豆漿一樣。如此原始的咖啡加工場景,簡直就像是埃塞俄比亞原始部落中的一場“下午茶”。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9

  在朱苦拉,喝咖啡就是一種生活習慣,不像城市里那么講究。在這個村子只要哪家辦喜酒,每個桌子上必然少不了的就是一壺咖啡,大家都用碗喝。

  村民們自制的咖啡不需要提純,主要是人們沒有相關的機械設備,也無法掌握到相關的技術,所以只能停留在比較初級的階段。

  這樣做出來的咖啡,自然沒有正規企業生產出來的純正,但的確是原汁原味的咖啡,不算苦,即使不加糖也能喝。

云南小村莊里收錄著咖啡的百年記憶10

  朱苦拉村的咖啡收獲季會從12月下旬一直延續到來年的3月,村中的彝族老人經常會身手敏捷地爬到樹上去摘咖啡,這樣的咖啡采摘場景估計在全世界都不多見。

免責聲明: 凡本站注明 “來源:XXX(非國際咖啡品牌網)”的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,系本站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,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?
星巴克(Starbucks)是美國一家連鎖咖啡公司的名稱,1971年成立,... [詳細]
?
中國咖啡行業發展概況分析 中國自古... [詳細]
盡管星巴克在安曼遍地開花,但在約旦... [詳細]
目前,得樂咖啡產品在世界市場上站穩... [詳細]
據國際咖啡組織(ICO)最新報告顯示,20... [詳細]
9月20日,云南國際咖啡交易中心與烏干達... [詳細]
?
?
咖啡招商
360彩票安全一购彩